天下湘商
首页 > 湘商学院 > 品味乡愁 >

夫夷江拾景

时间 : 2017-12-28 15:45    来源 : 橘洲.综合文艺   作者 : 姜贻斌   责任编辑 : 王跃亮



     文//姜贻斌


夫夷江像一匹长长的蓝色绸缎,平整而透明地缓缓流过。

    友人们欢呼着涌向江边拍照,摆出各种得意的姿势,似乎要与这里的山水融为一体。我的第一个念头,却不是拍照,而是从沙滩上捡起一块薄薄的片石,侧着身子,费力地朝水面上打去,心想,这肯定能够打出一个漂亮的水漂来,让我回到快乐无邪的童年,回到那小小的赤脚在沙滩上印进串串笑语的过去。谁料片石竟然对我十分陌生,根本不听我的指挥,它像一匹脱缰的野马,或者说像一坨生铁陡地没入水中,连一个小小的水漂也没有出现。我心里不免有些沮丧。呆呆地望着这波浪不惊的江水,难道我打不起水漂了吗?难道不能重现往日的愉悦了吗?说实话,我很不甘心,接连又打出两块片石,它们仍然像断桅的船只快速地栽入水中,只是短暂地出现一朵丧气的浪花。我不由暗暗叹息。我明白,这是岁月夺走了我娴熟的动作,以及稚嫩的嘎嘎笑语。

    我极其无奈地站在江边。

    这时,旁人用几分嘲笑的眼神看我一下,他似乎有意要让我回到过去的日子,便连续捡起两块片石,向水中砰砰打去,居然打出两个漂亮的水漂来。两块石片简直像两尾快乐的飞鱼,在水面上连续不断地跳跃着,跳跃着,似乎要冲向远远的对岸,融入那片葱郁的树林中去,化为两尾永远让人欣赏的石鱼。望着他那副有味的样子,我明白,他还保持着儿时的快乐。

    而我呢,却一点也没有了。

    将军石那位耸立的武士,目光沉静,千百年来,就是那样俯瞰着平静的夫夷江。那么,他是否回忆起自己铁马金戈的日子?那些震撼天地的厮杀声,是否还在他的耳边屡屡响起?其实,他对那些战火纷飞的往事回忆,跟这条平和而安静的江水反差极大。要么是,这条闲适的江水,已经把他那战旗猎猎的辉煌所掩盖。要么是,这位将军的记忆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偏差,再也回忆不起当年壮怀激烈的情景了吧?所以,他开始了罕见的沉思。

    偶有一叶游船,无声地从水面上滑过。

    需要说明的是,这里的漂流,并不像其它景点的漂流那样,它居然没有激烈而惊慌的叫喊,也没有冒险而兴奋的碰撞,游船像在一匹无边的绸缎上缓缓滑行,似乎没有终点。游客能够舒适地坐在竹椅上聊天,或静观两岸风光,品头论足,像是在茶馆欣赏墙壁上那些静态的图画。更多的游人,则是拿起手机或相机拍照,努力地把一件件自然风光保留下来。

    哦,还有脚下的这片沙滩。

    一大片沙滩展开在我们眼前,白白的耀眼。若仔细看,还有杂色卵石混掺其中。这片沙滩极其柔软地守在江边,简直像夫夷江忠实的陪衬,许多年来,居然不离不弃。旁人弯腰在沙滩上仔细寻觅,在沙滩上印下一个个歪歪斜斜的脚印,居然不时地觅出一粒粒惊喜。那些被拾起的卵石,上面竟然印有各种动物的形状,猛虎、白龙、猎狗、金鸡,真是活灵活现,憨态十足,让人哑然失笑。

    江对面的丛丛树林,绿得让人心里生痛。它们耸着毛茸茸的头颅,像戴着一顶顶头盔,似是那位将军的忠诚兵士,正在整装待命,静静地等着一声号令。我却看得出来,他们虽然满腔热血,即刻奔赴沙场,其实,内心里,也有着一丝犹豫跟彷徨呢。你看,这么美丽的山水,容忍我们去肆意破坏吗?你再看,那样多活生生的生命,容得我们相互杀戮、以致血流成河吗?他们是否也像那位将军一样,陷入了深思,似乎在检讨,在反思,试图在改写一部充满悲苦的历史吧?改写成一部安乐祥和的历史。
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>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